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减肥神药,卷起来了

时间:09-08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18

减肥神药,卷起来了

文| 老鱼儿编辑|杨旭然当地时间9月1日,丹麦药企诺和诺德在欧洲上市的股价上涨超过2%,包括非上市股票在内的总市值超过4210亿美元,结束了奢侈品制造商路威酩轩集团(LVMUY.US)长达两年半的榜首排位,成为欧洲市值最高的公司。这个数字,直接超过了丹麦2022年整个国家的GDP。8月10日,诺和诺德公布了2023年上半年财务报告,报告期内,公司总营收达到了1076亿丹麦克朗,折合159亿美元,同比增长29%;净利润达到392亿丹麦克朗,折合58亿美元,同比增长43%。业绩如此高速增长,得益于降糖与减肥版块业务显著增长。上半年,诺和诺德降糖板块销售额高达547亿丹麦克朗,同比增长49%。减肥用药物销售额达到181.8亿丹麦克朗,同比增幅达到了惊人的158%。业绩高速增长,荣登欧洲市值冠军的背后,是诺和诺德旗下治疗减肥及糖尿病的畅销药物——司美格鲁肽,在所向披靡,大杀四方。受减肥药获益的不仅仅有诺和诺德,另一国际制药巨头礼来也于8月8日公布了上半年业绩,数据显示,礼来的减肥神药替尔泊肽上半年一共销售15.5亿美金,单二季度销售更是到达9.8亿美元,季度环比增长72%,放量速度令市场震惊。自从2021年,以司美格鲁肽为代表的GLP-1类减肥药在美国获批以来,就立即在世界范围内刮起一阵减肥旋风,包括马斯克在内的富豪明星纷纷站台。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高级分析师埃文·塞格曼预测,在减肥需求推动下,GLP-1类减肥药2030年前会达到千亿美元。很快这股旋风刮到了中国。无论是原研厂家,还是中国药企,都已经虎视眈眈,伺机而动。毕竟,中国的减肥药市场,太香了。01 减肥药是个大生意中国是不缺肥胖人群的。尤其是在“重口味”饮食习惯的熏陶下。《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20)年》显示:中国居民在水果、豆类及豆制品、奶类消费量仍然偏低,膳食摄入的维生素A、钙等不足依然存在;家庭人均每日烹调用盐与《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每日5克的推荐量相比,超出仍然较大;家庭人均每日烹调用油达43.2克,远高于推荐值(30克)上限;18.9%的中小学生经常饮用含糖饮料;15岁及以上居民吸烟率超过25%。这样的饮食习惯,一方面是由于中餐固有的煎炒烹炸所具有的特色。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中国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前后不足50年的时间,就从物质生活的较为贫瘠转变到极大丰富。在一些中老年人的印象中,年轻时还是食不果腹,到现在已经是仓满粮丰。所以,把大鱼大肉、大肥大腻当作美食佳肴的惯性思维,仍然主导着国人的饮食,也直接将国人的肥胖程度不断向上拉扯。近日,《中国肥胖患病率及相关并发症:1580万成年人的横断面真实世界研究》报告发表于学术期刊Diabetes,Obesity and Metabolism(IF:5.8)。报告指出,我国总体超重人群占比34.8%,肥胖人群占比14.1%。根据这个比例计算,我国超重人群大约在4.87亿人,肥胖人群大约有1.97亿人。而随着肥胖人群的不断叠加,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判断,2030年中国将有3.29亿肥胖人群。如果保守估计肥胖人群中,能有十分之一比例的人群通过药物治疗,那消费者规模就达到3290万人。如果以每人花费金额为2000元的话,那该市场最少将会达到658亿元,正常预计大概率不会低于千亿级别。市场很大,但真正有效果的减肥药很少。在GLP-1类药品之前,国内目前仅奥利司他一款药品获批。米内网数据显示,2018年奥利司他的中国市场规模为2.61亿元,并在2020年快速增长到7.4亿元,期间复合年增长率为68.38%。但是此后,奥利司他突然“受冷”,销量直线回落,2022年该药物在中国的总体规模仅为4.98亿元。业内人士分析,造成奥利司他昙花一现的原因,首先是奥利司他本身的效果较弱,副作用也较多;第二是疫情影响,造成了销售困难;第三,就是因为GLP-1类药品的异军突起。大家都在翘首以待,等待利拉鲁肽、司美格鲁肽、度拉糖肽等“肽肽”们的早日到来。02“肽肽团”赛道臃肿中国的减肥市场这块“香饽饽”,不可能不被人注意到。2021年4月,诺和诺德的司美格鲁肽(商品名:诺和泰)于首次在中国获批上市。而到了2022年,诺和泰在中国的收入已经高达21.96亿丹麦克朗(约人民币20.85亿元)。除此之外,诺和诺德的利拉鲁肽、礼来的度拉糖肽都有着不错的销售成绩和趋势。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肽肽”们目前在中国的适应症均为糖尿病,而非“钱景”更加钱景广阔的减肥领域。迄今为止,在我国唯一获批的GLP-1类减肥药,只有华东医药于今年7月份获批的利拉鲁肽注射液(中文商品名:利鲁平)。但由于利拉鲁肽作为初代GLP-1类减肥药,其名气和效果远不如升级版的司美格鲁肽,再加上利拉鲁肽需要每天进行注射,花费更多,所以华东医药号称获批了中国首个减肥针之后,对公司业绩以及对二级市场均未产生重大的影响。大戏,都在司美格鲁肽或者度拉糖肽等更优质的产品身上。于是,今年年初,礼来宣布用于肥胖或超重成人患者的在研药物替尔泊肽注射液(tirzepatide)中国的III期临床试验取得积极结果。今年6月3日,中国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CDE)显示,诺和诺德司美格鲁肽注射液减重适应症提交上市申请。8月21日,礼来(Eli Lilly and Company)公司在中国递交了替尔泊肽注射液的新适应症上市申请,并获得受理。除了原研厂家的积极布棋之外,更多的中坚竞争力量来自国内药企。包括恒瑞医药、石药集团、中国生物制药、丽珠医药等国内头部玩家:‍‍2023年5月7日,恒瑞医药子公司福建盛迪医药有限公司收到国家药监局核准签发关于GIP和GLP-1的受体激动剂HRS9531注射液的《药物临床试验批准通知书》,将于近期开展临床试验。6月7日,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官网显示,中国生物制药子公司正大天晴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向监管层递交GLP-1生物类似物司美格鲁肽注射液的临床试验申请。8月29日,石药集团公告称,集团开发的司美格鲁肽注射液已获国家药监局批准进行临床试验。据粗略统计,目前国内最少有25家企业,选择以减重为管线进行着GLP-1类药物的研发。如果再加上以糖尿病为突破口的研发,那就是将近40家企业在这个领域内准备“虎口夺食”。在如此复杂的局面下,有些企业已选择了“知难而退”的策略。比如今年七月,翰宇药业主动撤回了其GLP-1类药物利拉鲁肽注射液的上市注册申请。但是,重利诱惑之下,更多的企业抱着的,是“为什么不是我”的想法,前赴后继,继续豪赌。03 内卷何时休虽然说创新药赌的就是未来的不确定性,虽然说GLP-1药物描绘出的减肥市场规模足够诱人。但是,“人潮汹涌式”内卷,已经注定了当潮水退去时,许多人力物力、资源金钱都会随着尘埃落定,变成无用功。在目前GLP-1类药物的研发中,我们发现的是,大量企业的研发是处于同靶点、同进度状态。这就意味着,很有可能许多产品扎堆上市。而在中国,根据国家组织药品集采的规则:一个品种的竞争格局达到三家以上,就可以开展带量采购。这样一来,不仅许多无法进入集采的公司的研发费用会打了水漂,就算是进了集采的公司,也不一定能以量取胜,足够覆盖之前的成本。这样内卷的情况在中国创新药圈并不是个例,而且有很多前车之鉴。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PD1。曾经医药行业里流传一个好玩的段子:医药圈内卷看创新药,创新药内卷看PD-1。2018年6月,百时美施贵宝推出国内第一款上市的PD-1药物,适应症为肺癌,年费用高达28万。但是,从2018年到2021年短短3年时间,国内就有10款PD-1陆续上市,价格也在历年医保谈判中,下降到9万/年或5万/年不等,甚至最终降至3.5万/年。重磅药品的降价,对患者来说是天大的福音,但是对于真金白银投入其中的创新药企来说,或者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同质化竞争过于严重,会削弱企业的生存空间,同时也会占用大量的资本、临床资源,对医药研发的生态造成不好的影响。说得再通俗点就是,当研发带来不了利润的时候,企业研发的热情就会减弱,创新药就更难出现。这其实也是中国创新药的通病。睿信咨询指出,当前我国41%受理的新药均基于6%的热门靶点,导致靶点同质化严重。这就导致一些药品,往往还没火起来,就已经“虚胖”了。内卷的背后,是国内基础研究薄弱,新靶点发现能力弱。现阶段,由我国首次发现的、能够成为临床创新药物的新靶点仍然很少。国内医药公司往往只能跟随国外发现的靶点开展跟随开发。减肥药的现状,只是其中一个典型的缩影。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